梦游十二月 #6

F:雨天电影夜

又下大雨。D 连发了几条信息说忘带伞被淋得很惨脾气很大,我问:“昨天不是把伞晾在外面了么”

他回:“没注意啊!!!”

我本来想笑他,心里一动,爬起来拉开门一看,楼梯间空空荡荡,果然什么都没有,只有湿漉漉的地面。还是不能太信任邻居啊。随手拍了一张照片传给他:“重新买一把吧”

想到他愤愤不平的表情就觉得很好笑。

笑过了重新躺回床上,觉得沉重的脑袋终于有了支撑。设了个闹钟后把手机丢在一边睡觉。外面雨很大,雨声很厚实,邻居的声音都远了,感觉自己与世隔绝。听着雨声本该觉得安全,今天却莫名地心慌。午饭还没吃,但一点都不饿。前一段时间没事就饿,那个馋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细碎的乐声传过来,我不想听,捂住耳朵翻过身,把额头抵住墙,闭着眼睛过了一会觉得有点冷,又把被子拉过来盖上。想睡觉,但又不能放心大胆地睡觉。等一下还有课。

想起 2014 年的冬天。有一天下暴雨,我也是像这样躺在床上,只是那时候毫无困意,只是盯着窗帘透出的一点光,屋里很暗,雨声盖过了敲门声,我谁也不理,只是沉默地盯着窗帘。音箱里小小声地播着音乐,有点沙哑的唱腔和雨声在一起,几乎听不见歌词。

最怕的是奋力抗争后,发现曾经最想要的并非想象中的那样。或者,和我想象的一样,但不适合我。最痛苦的是同样的事情,明明在别人那里,是非常自然简单的;在我这里却要历经千辛万苦抗争,我以为拿到就好了,却发现不对,我需要的不是那个结果,而是能够选择的权利。而现在我甚至连崩溃的权利都没有。别人崩溃是为了很大的事情,而于我,仅仅是琐碎的日常已经可以把我压倒。理智告诉我,琐碎的事情也可以是崩溃的理由,只是我并没有真正从心底接受。

不想吃饭。不想读书。不想练琴。不想出门。不想说话。什么都不想做。只想躺在床上,什么人都不要来找我。现在倒是很平静的样子,但只是表面看上去罢了。年前已经想过这学期退学,有那么几天疯狂地在想着这件事,计划着退学后要做什么,如果父母不同意要怎么做,要怎么养活自己……那时候的想法就跟水草一样,死死缠绕住我,我整个人都困在里面,走不出来。一切的解决方案都指向退学,无论如何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好,只想退学。

D 说:“停,别想了。你现在就是被情绪牵着走,走火入魔了。”然后给我一个片单,叫我两天内不间断地把十几部电影看完。

我不置可否。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没吵起来,觉得他无法体会到我的心情,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。后来碰上疫情,有两天注意力完全放到了这上面,停下来后回头看,觉得退学有点极端,耳根子突然一软,听得进去别人的建议了。心理老师跟我聊过后,我就回到了平时那个什么都说好、可以、没关系的 F。

而如今,反反复复又到了觉得有关系的时候。迷迷糊糊听见小时候弹吉他的声音,弹得不怎么样,却很自信也有灵气。这灵气早已被磨灭掉了,自信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干净。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,却没有勇气从心底承认这一点。之前考虑退学,现在我的想法又温和了一些,休学。这是否又是在逃避呢?


完全没听见闹钟。

醒来的时候吓了一大跳,看看时间已经错过课许久,嗓子干疼得不得了,头也疼,心脏也跳得快。很想继续睡,但已经下午 5 点多了,再睡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。强撑着爬起来烧水。默默地坐着等水烧开,什么也不做,只是听着外面的雨声,逐渐响起的水开的声音,又逐渐低下去。想起 D 那时候给的片单,反正也不想做别的,干脆开始看,中途 D 回来了也只是简单打了招呼,他给我带了饭,我就边吃边看。他也不打扰我,除了睡前让我关个灯就没跟我讲话。

等到我从又一部紧张刺激剧情环环相扣的片子中缓过神,已经凌晨 3 点了。终于开始想睡了。大概理解了 D 当时为什么叫我两天内全部看完,电影是你被它的节奏带着走,无心想自己的事情。估计他想让我投入别的事情,换个思维,不要一条道走到黑。别说看电影看两天,看几个小时我都好似抽离了一阵子,头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,想到下午觉得万分遥远。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