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十二月 #1

D:梦中雾

1

昨天做梦,梦见自己坐在什么地方的窗边喝酒。对面坐着不知道谁。只知道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着话,心思全在酒上。那酒好难喝。偶然抬眼看向窗外,看见一团浓厚的白色雾气悬在外面,心里突然一沉,有种大祸临头又无能为力的紧张感。

“这个酒好难喝。”我对对面的人说。

他说:“我看你喝得很 high 啊。”

“没有。我只是想快点喝完。”

他轻轻笑了一下,说:“骗谁呢。”然后不由分说把手边的一瓶白酒给我推了过来。

我哪里喝的了白酒。但我隐隐约约知道对方不是好敷衍的人,不管他表现得再怎么和善,眼神和语气都有种压迫感,不好拒绝。我磨磨蹭蹭地喝了一口。

他盯着我。

我看了一眼窗外,雾气还在。我对他说:“你看,外面有雾。”

他看了一眼。“什么雾。”

“路灯下面。”

“我只看见有个人。”

我又看了一眼。“我没看见人。”眼睛刚落回到他身上,他就变成了一团雾气。我的紧张一下子涌上喉咙,并迅速充满了我的整个大脑。

2

趁雾气还没把我包围,我及时地醒了。

醒来的时候是凌晨 4 点一刻。四面一片寂静,只有路灯透过窗帘照进来的一点光。我深吸了一口气,这梦真的莫名其妙…… 我轻手轻脚地爬起来,结果脚一碰地就把拖鞋踢出去老远。我担心地看了一眼上铺,这一看不要紧,心跳都漏了半拍。为什么上铺会悬浮着一个发光的脸?

那张脸说话了,声音和我的室友 F 如出一辙:“你做梦了吗?好像睡得不是很安稳。”

“卧槽……”我松了口气。“噩梦都没你可怕。浑身上下就一张脸在发光,我还以为撞鬼了……”

F 大笑。

上完洗手间不想马上去睡,出去在楼梯的平台上待了一会。另一侧的路灯坏了,对面的巷子乌漆麻黑的。能看见街口 24 小时便利店的招牌还亮着。我正寻思着要不要下楼买包糖,身后的门吱呀地一声,我转过头,是 F。

“睡不着喔?”

“嗯。” F 点头,“失眠一个星期了。”

“喔。” 是梦里紧张兮兮的好,还是睡不着好?那我还是觉得做梦比较好。

我絮絮叨叨地跟他说我梦见自己在什么地方跟不知道谁喝酒,那个人好像我一个甲方,提出的要求让人不敢拒绝。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那个地方在哪里。那个地方是我小时候去过的一家酒吧。大约 2004 年,那时我哥还在偷偷摸摸地玩乐队,排练去贝斯手的哥哥的酒吧。暑假爸妈上班了,他不好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,就带着我去。我一般自己在一边看书看杂志,画画,有时候看电视播的动画。他们的歌有很多是吉他手作的,他经常问我好不好听,而我的回答一般都是:“不好听。” 然后吉他手就夸张地表示自己很挫败,我就很开心。

那家酒吧的营业时间都是看老板心情。不营业他们就排练,营业他们就表演,莫名其妙还有很多粉丝,粉丝看到我还经常来逗我,试图套出我哥的八卦。

后来乐队解散了,我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。趴在桌上看着门外明亮的日光,手里握着冰水,耳朵里隐隐约约听见乐声的日子消失了。

F 问:“你哥在乐队里是做什么的?”

“键盘。”

“现在还玩乐队吗?”

“没有。他现在自娱自乐作曲。不过也没太多时间自娱自乐。”

一阵风吹过,我打了个寒颤。11 月开始转凉了,出来的时候我只披了件衬衫。“有点冷。”

F 说:“进去吧。”

一躺到床上,我几乎立刻就睡着了。睡得很沉,没有做梦,或者说是醒来后不记得梦。

3

早上根本起不来床。

闹钟响了好久,我挣扎着想起床,每次都被浓重的睡意击倒,不仅困,头还疼。F 叫了我好几次,我每次都回答:“嗯。”就又睡着了。最后他可能无奈了,也可能是我睡得太沉没听见他叫我。

最后迷迷糊糊终于有了真正清醒的趋势。依稀记得 F 叫我的时候好像提到了有课。看见 F 对着电脑搞搞弄弄的背影,日光透过窗帘仍然很明亮。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F。”

“嗯?”

“现在几点……?”

F 转过身。“1 点 20。”

嗯……我睡过了 3 门课。难怪这太阳这么猛烈。

“对了,你哥 12 点多给你打电话,说给你买衣服了。”

“喔。”

“在食堂给你带了饭,要吃自己热一下。”

我刷着牙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。

刷完牙看了看手机,微信好多消息,都在告诉我点名了。嗯……还能怎样呢?反正都睡过了。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