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一有好兆头的是星座运势

今天一刷微博,刷出一张被划了好多一道道的伤口、鲜血淋漓的手的照片。这个微博分组是用来追星的,大部分时候我都看得很开心,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这种照片。竟然也没有很惊讶,因为感觉最近难过的人有很多。说不出太多安慰的话,po 主也没有回评论。

生活还是很不稳定,非常多需要担心的事情。原本以为不用操心的事情也需要操心。

行政让人头疼,流程手续不讲清楚,要慢慢等几个小时的回复,各种各样的消息也很多,看得我混乱。等待的过程需要一直解释,一直记挂在心里。会想万一这个审批不过怎么办?要是回复是这样的,那我是不是需要改签,我是不是得跟谁再沟通,我租的房子怎么办……然而等来的回复很多时候甚至只是在吓唬学生罢了。

从高中起就非常烦各种各样繁琐的流程手续申请,还记得有对情侣从学校溜出去了,导致我们晚自修不能出教室,上个洗手间都要去楼上统一交校卡登记。倒霉的是,我本来是相当坐得住的人,坐一天不挪窝都可以,偏偏学校规定了不能出去,我就开始非常想出去了。

这就很可笑。因为没几个人会觉得这是个问题,在哪里不是学,平时不也是一学学很久。但对于我就是个问题。教室好热,味道也不好,我也不喜欢我的老旧桌椅,我就是很想出去,洗个手也好,带着书出去看看也好,我又没有影响别人,我为什么不能出去呢?「因为学校人很多,如果批准了你做……,那么别人也可以做……,最后就会乱套。」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。但能勤快点,评估一下学生的具体情况吗 = = 最烦的就是,我的问题在别人那里不是问题。最后我一般就作为少数派被炮灰了。我的诉求就不是诉求。

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,我觉得我有合情合理的理由,但总是很容易被认为是在找茬。

比如高三的时候我觉得我英语够好,不需要做抄写作业,我甚至写好了申请,上书我的几次成绩排名,写了为什么我不需要写这个作业,打算周末回家拿给我妈签个名,然后交给老师。结果还没周末老师就因为全班没几个人写作业大发火,扬言只要有2个人没交作业她就罢课。我:……要是这时候交申请,简直是把枪口掰过来对准自己。于是我就没敢交,乖乖把作业都写了。

比如初中的一个班主任要求要带零食,不然会饿。我觉得这个要求非常匪夷所思,因为我不饿啊!而且我不想吃零食。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带零食?所以我就没有带,有天他声称课间要检查有没有带,我只好一下课就假装我要去洗手间,躲到别的班去玩,总不能搜我书包吧!

很多莫名其妙的要求,其实就是把手段变成了目的。

我很想只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。只要在法律范围内,没有谁能阻止我。有些约定俗成的事情,大家都做,我觉得没有必要就不去做。但有时候我行我素是有代价的。因为怕麻烦我也经常妥协,尽量让自己能混过去,不引起注意。但还是会想: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些束缚都给抛开了?

尤其在这种所有的事情全部堆在一起的时候就更想抛开。我甚至又重新看起了星座运势,因为这是唯一一处看得到好兆头的地方。把说会变好的地方、鸡汤的话复制到便签,导出成图片做手机桌面。准不准呢?就不要太指望了。

WechatIMG535.jpeg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