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心者

Green Day 有一首《Restless Heart Syndrome》,评论说写的是 Billie 焦虑症的经历。夏天的时候听得我好有共鸣,想写下自己的经历。写了一半就泪流满面写不下去,然后在草稿里躺了几个月。我每次说起 ADD/ADHD,说到一半必定会哭,说不出话,连写下来都做不到。我一直在想,无法写下来,是不是说明我还不能完全接受?

有时候看知乎的相关问题的答案,一个个看过去,边看边哭,好几次看到匿名答案的描述,一瞬间以为是自己回答的,无论是不擅长的学科,喜欢的事情,还是一些冷门的症状,甚至是挫败感开始明显的年龄,都和我太过相似。我以前也关注这个问题,我甚至以为是我某天回答的,只是忘记了。看看我还能点赞。喔,那不是我。那是世界上另外一个我。

虽然不是完完全全地清楚,但我也感觉到隐约的……契机吗那是……有时会感到厌倦……所以我想,从正面不能够对抗的话,也许从哪里入手可以借力呢……总是自责也没用啊,重点是怎么摆脱。没用自制力就算了吧,换个角度会不会好点呢?……比如,厌倦。那些东西没有太强的吸引力了。或者,有好的、我可以投入的东西作为代替,我就可以摆脱了。有时我也可以克服的,在吸引力没有很强的时候,我可以选择代替的事……但大部分时候,吸引力太强了,我即使想到了做了应该做的事之后的满足,也没有办法了……那种时候,怎么样也比不上放纵的快感……可以什么也不去想,暂时的快感……做作为代替的事,很多时候需要外力。

2016.4.25

这是我高二的时候写的,那时候还不知道 ADD/ADHD,只知道自己和同学不一样,觉得自己不正常,深渊的吸引力太强了,我打败不了,我觉得我会年纪轻轻就死掉。一个月后我看到 warfalcon 的公众号发的《31 条帮助你减少经常分心的建议》,然后去搜索了,一条条症状对号入座,甚至我发现我的爸爸妈妈、叔叔、姨妈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问题。

嗜酒者互助协会(AA)的十二步骤里,第一步就是:「我们承认,在对付酒精上,我们自己已经无能无力。我们的生活已经搞得不可收拾。」AA 的方法对容易上瘾的人很值得借鉴。真正的接受、承认是改变的开始。以前对于一些事情我理智上明白自己无法控制,实际上一直难以从心底真正接受。

其实之前就在《分心不是我的错》和《分心也有好人生》里看到过一些方法。比如如果对游戏上瘾,那么就干脆不碰游戏;把钥匙放在固定的地方;建立起充满鼓励的环境氛围;对「好」的事物上瘾;运动。但没有外界的帮助实在是太难了,很多方法无法坚持,给自己订立的规则又常常不被人理解。还记得曾经我对「2048」有多疯狂……又有多少次发朋友圈寻找自己消失的校园卡。还有很多次一口气吃很多甜食,吃到觉得恶心了还停不下来,每一次我都在想:还好我不喜欢酒……

最难的是建立充满鼓励的环境。首先得到理解已经很难。有多少人能够理解「无法控制自己」的含义?我不是故意忘记事情,我不是故意不听课,我不是故意乱写字。我不是故意乱放东西。我不是懒惰。我也不是故意要发脾气。我不是逃避,更不是在找借口。就像一个高血压的人,你不能对他说:「努力一下血压就能降下来了。」你也不能对一个近视的人说:「努力一下就看得清了。」但得到太多指责的时候,真的怀疑自己:我真的是因为 ADD 这样吗?还是我真的就是这样的人?沟通太累了。经过几年坚持不懈的说明,这种情况有了改善,但有时候还是让我很伤心。有时候又委屈又不甘心。我做错了什么呢?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我要受到这么多指责?

「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啊?」类似的话我听过好多次。大部分时候我嘻嘻哈哈地搪塞过去,但我不得不承认,这就是我的痛处。我需要鼓励,需要引导着分解任务,需要有人陪伴我,在我快溜走的时候拉我回来,需要别人的耐心。但有谁能一直包容我呢?

从去年开始渐渐有一些好的改变。我不知道为什么 2017 年失败的方法,2019 年却成功了。或许和大脑前额叶的发育有关系?或许和环境的改变有关系?高中时期打卡对我来说完全没用,现在却像一个小小的弦放在那里,让我有意识地去做。我很早就定下规则,少吃外卖,但直到去年才真正实现。大三上学期除了两次和同学讨论以外,完全没有叫过外卖,都在食堂解决。坚持运动很难,关键不是强迫自己坚持,而是找到自己喜欢或是容易坚持的运动,比如骑单车;也可以寻找增加趣味的方法,比如在运动的时候听播客。只是很小的改变,但是成效显著。有时候哄一哄自己就好了。

有一阵子还在思考一个问题,很多我曾经以为是自己性格的特征,实际上很多 ADD/ADHD 的患者都有。那如果我没有患 ADD,我的性格会是什么样的呢?不过没有如果,它已经渗透了我生活的各个方面。我也看到有观点说 ADD/ADHD 并不是病,只是一种特征。

断断续续写了好久。还有话想说,但不知道要怎么说。先这样吧。

P.S. 不知为何 Gridea 同步一直在转圈圈发不出来……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