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十二月 #9

F:游离

基本上我是一个休息时全天都躺在床上的人,能躺着就不坐着。唯一让我有动力起来的是烟瘾。因为 D 不抽烟,我只能去外面。

外面的路灯坏了,也没有星星。就算亮着也没什么好看的。黑漆漆黑漆漆。晚上回来的时候,只有旁边的足浴广告牌眼花缭乱地狂闪,五颜六色,地上的水坑也跟着闪。而现在凌晨,黑得连广告牌的位置都看不到了。

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寂静。

游离。

经常想起这个词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整个人都好像和世界隔着一层膜,游离在外。不是完全与世隔绝,基本的招呼寒暄都有,甚至聚餐的时候还能聊几个小时。只是永远止步于浅层的关系,始终没有多少能称为“朋友”的人。我会说很多的话,表情回应给得恰到好处,但都是无关紧要的,我并不真的想做出那些反应。只是在演一个正常人罢了。心里隔了一段距离观察别人,没有投入自己的情绪。我不排斥表演一个正常人,只是会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情绪。

后来就习惯了,大部分人来来去去不在我心里留痕迹。留下痕迹的人,分开后偶尔还会想起来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。我不是会维系关系的人。

不过即使有朋友,也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是只能自己承受的。很正常没错,只是这样的事情为什么那么多?

最近抽烟抽得非常凶,买烟的频率直线上升,直到惊觉这个月的钱不够了才罢手。说是罢手,其实有天还是缩减了饭钱去买烟了。一根接一根地抽,什么都不想,一直盯着外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,发呆很久,好几次烟烧到手才回过神。有时在天台太久,D 会上来,我问怎么了?他说怕我太久没回去是跳楼了。看人还健在就让我悠着点抽,又回去睡觉了。

之前问 D 不抽烟喝酒是怎么发泄的,他说他以前吃巧克力,一口气吃掉停不下来的那种。有一次黑巧克力错买成 90% 的,苦得不行,但一半是为了自虐一半是因为价格不低,还是把一整板给吃掉了,最后实在是太苦,吃吐了,晚饭也吃不下。就这样对巧克力有了心理阴影,改成刷 SNS 或者研究无关紧要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,打游戏打通宵的事情也有。再就是哭。有点自制力的时候会找人去打球。

我不喜欢巧克力。也哭不出来。小时候很爱哭,偷偷摸摸地蒙在被子里哭,不敢出声,无法解释哭的原因,解释了只会招来嘲笑与咒骂。大了想哭都哭不出来,想发泄也不知道怎么发泄。从小到大为了保护手没打过几次篮球,虽然是老师的要求,但我确实不喜欢运动。而且一旦伤到手家里紧张兮兮的,会一直指责我这样又要错过多少节课、落下多少练习云云,很烦。高中的时候,除了学声乐的,很多人都抽烟喝酒,聚餐的时候不来一点不行,就这样学会了。一开始不喜欢,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合群一点才抽。渐渐心情不好也会自己去买烟。

大片光怪陆离的混乱中唯一放空的时刻。

偶尔还是后悔抽那么多烟。有一次和 D 同几个同学遇到,他们顺手递了烟过来,我不想抽,但还是接了过来点上,D 却很直接地说他不抽,对方有点意外但也没说什么。当时愣了一下,心想居然可以这么理直气壮,居然没人刁难。是不是我以前想太多了,以为不抽烟就会被说风凉话、不喝酒就会被排挤,是不是拒绝也没那么难。

但我终究不是这么自在的人。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