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十二月 #4

D:“我”

1

一整天都在混乱中度过。一会是那边要交作业,一会是客户突然要另一个版本,一会是房东要大涨房租,一会是我自己胃痛,上课上到一半跑去厕所吐。沟通好累。累死了。等待回复的过程更累,一边在赶别的,心里却一直记挂着那边,随时关注着 IM,一有新消息提醒就立刻查看。白眼都快翻出来了。好像做了很多事,但又好像没做什么。

晚上和房东吵架,火大得要死,无数次克制自己打人的冲动,吵到一半我又开始胃痛,又跑去厕所吐。也不知道是被房东恶心到了还是胃的问题,折腾到凌晨 3 点才睡。

睡下没多久不知道为什么又醒了。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开始以为是老鼠,随即发现不是,因为有门开的声音。

谁?

我慢慢坐起身,又听见钥匙细碎的碰撞声,门锁上的声音。我下床穿了鞋走到客厅,拧了一下门把手。锁了。摸着黑从纸盒里拿出钥匙又开了锁,想想又走到窗边往下看。那人锁门的时候,钥匙的声音很熟悉。但我想不起来是谁。

但楼下始终没人出去。不知道为什么我火气上来了,从手边抓了个杯子握在手里。这时楼下的门响了,有人出去。看见他头顶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,这个人是我自己。

意识到的一瞬间,我咬牙切齿地把杯子扔了下去。“他”好像有所察觉,往右躲了一下,但没完全躲过去。几乎同时,我的左耳一阵剧痛,打中了。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看见楼下的“他”捂着耳朵蹲了下去。

我开门下楼。到楼下的时候“他”已经不见了,但是地上有深色的血迹。我顺着血迹一路跟过去,一直走一直走,从小区出去,再到空无一人的大街,再拐进漆黑的小巷,又来到另一条大街。远远地看见一个小小的“他”还在往前走。小小的点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“他”坐在长椅上,面对着一家规模很大的店。店里灯火通明,装潢时髦,暖橙色的灯光,里面有很多人在唱歌跳舞,隐约能听见欢快的乐声。他盯着那家店,脚边有两个酒瓶。

我站着,他转过头来看我,眼神又凶又狠,我心里竟然涌起一阵恐惧,以为我要和另一个自己打起来,脑中闪过几个两个我扭打在地上的画面。“我”怎么会有这种眼神?我也有这一面吗?但想想最开始从楼上把杯子砸下去的人不是我吗?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,我牙齿开始打战。他把地上的酒瓶一手一个地拿起来,我忍不住屏住呼吸,死死地盯着他,怕他一个酒瓶砸我头上。

但没有。他拿着酒瓶站起来的时候,店里的灯光和旁边的广告灯牌映在他脸上,我看见他脸上的眼泪。

他不会害我。

他沿着街道有一点点摇晃地走了。我看着长椅上的血迹,又看他走出很远。直到他又停下来,我才发现他是要拿着酒瓶扔进垃圾箱。

远远的传来酒瓶在垃圾箱里碰撞的声音,我犹豫了一下,又跟上去。他拐过一个弯消失了。我跟着追过街角,他不见了。我顺着血迹,来到一滩水前。血迹消失在水中。水也被血染了一点,我蹲下来看细细的深色涟漪一圈圈地荡漾开来,看了一会忽然意识到水中没有倒影。

2

睁开眼睛是上铺的床板。听见 F 在上铺铺床。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耳朵,好痛。我翻身坐起来,看见枕头上有很多血。找了一下才看到耳环,全是血。

“早啊今天……”

我转过头,F 看见我的脸,呆了一下,挤出两个字:“卧槽?!”马上掰过我的脸看我的左耳,然后一把抓过抽纸丢给我,拉开旁边的柜子翻找。他此刻或许在想:这人半夜去和房东打架了?实话实说,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后我发现 F 的反应实在很冷静了,要是我一早起来看见室友这副鬼样,我估计脑中会闪过无数想法:自残了?想自杀了?屋里闹鬼了?梵高上身了?是不是赶紧把手机里梵高的画的壁纸换了?…… 因为我睡觉不老实,虽然只是耳洞豁了,但是蹭来蹭去鼻子额头眼皮手上都沾到血了,很像万圣节前夜,第一眼看上去着实恐怖。

F 翻出药箱给我处理伤口,弄了一半停手说:“去医院吧。我弄不好。”

于是我就去医院了。

医生给我处理的时候我一直走神,觉得我的左耳真的多灾多难。高一的时候给伤到了,留了个疤,丑得不行。高中毕业,没有校规约束了,思来想去,觉得用纹身遮的话,不知道纹什么好,又怕图案以后不喜欢了,干脆打个洞挂点东西遮上就完事了,感觉比较拉风。后来有点后悔,因为我发现有个东西叫耳夹,不用打洞也可以遮,就决定等它长回去。昨天不知道又在抽什么风,戴了一个耳夹和一个耳环,和房东吵架吵忘了,睡前摘了耳夹就躺床上了,酿成惨剧。

做我的左耳好辛苦。

但是我特么也没想过我睡觉能把耳洞给扯豁了啊!以后真的别戴耳环了。不适合我。还梦见自己高空抛物砸自己……什么鬼。还没仔细过一遍梦,耳朵上一阵剧疼,我差点没跳起来。

回家的路上 F 没头没尾地突然来了一句:“不然退租吧。”

我愣了一下,说:“什么鬼,你昨天怎么说的,现在这个时点不好搬吧。”

F 沉默了一小会,说:“我觉得这里风水不好。”

我停滞了一秒,忍不住笑出声。“……要说风水,我现在把梵高的壁纸给换了估计就好了。我保证今晚不会再豁个口。”

F 说:“我就是累了。真不想跟那傻逼扯皮。”

我耸了耸肩。我也不想。只是我穷,想拿回押金,没那么潇洒丢下押金就滚。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