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十二月 #10

D:燃烧的塔

市中心的某某塔燃起熊熊大火。塔很高,火烧得天都红了。不时有闪电击下,塔随之烧得更黑。

这是晚上12点多,我和 R 两个人待在街上盯着起火的塔,不时发出感叹:“都烧焦了”“真的像动画片里一样,被闪电打到会有黑色骨骼出现诶”“建筑物哪里来的骨头”“我们好像在哪部美漫里面”。

转向另一边,天一副蒙蒙亮的样子,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。明明才半夜,怎么看上去跟太阳下一秒就升起一样。我第一次在冬天来北方,眼前快速掠过大片大片的雪景,眼睛看不过来了,就只是拼命地看。有时候想起谁了就拍照,要发给他看。

白天大部分时间我都很淡定,不像 R 那么兴奋。本来以为自己并不是很激动,结果傍晚的时候 R 说要回去了,我跟着回去放了一些东西,想起经过了一家店,灯是橘色的,又强行出门,要看“傍晚深蓝的天空下雪地上的小屋透出橘色的灯光”。

其实第二天傍晚再看也行,而且第二天我们要去另一个地方,那边的橘色灯光更多,但 R 还是很有兴致地跟着我出门了。我有时会觉得 R 比我哥还像我哥。主要是每次我莫名其妙要干嘛,甚至做出不符合世俗逻辑的事情,他都镇定得好像我只是下楼倒个垃圾。如果是我哥,就会吐槽一阵子,时不时还伴随着震惊。我心情好还会陪他吐槽自己,心情不好就直接炸了。当然,不可否认我哥还是个好人。

看完了雪地里的橘色灯光我们又沿街走了很久。好像本地人饭后出来散步。我们找了个下沉广场坐着,默默地看着天空和走过的人。广场响起了音乐,不知道是什么曲子。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哥哥乐队的键盘手家里,他家也是橘色的灯光。他说:“你喜欢史努比吗?”我点点头。他坐到钢琴前,给我弹了动画里的原声。我边听边走神,看着外面深蓝的天空,夜幕低垂,路灯亮起,厨房传来乐队的其他成员和他父母的说笑声,晚饭快做好了。到他家前我刚和我哥大吵一架,所有人都躲着我想让我自己静静,只有键盘手还要弹琴给我。其实我不喜欢史努比的动画,也没有特别喜欢史努比,也对钢琴不感冒。我喜欢漫画,喜欢莱纳斯,因为他和我一样要抱着小毛毯。但他把原声弹得很好听。

这样好多人在家里准备晚餐的场景在我家从来就没出现过,我们家一般不太有人拜访。只记得做完饭我哥带着薯条过来找我。键盘手还说我其实很乖,要耐心点知道我到底想干嘛,我哥表示他没有心情搞清楚我到底想做什么。但我们还是和好了。我从来不会赌气冷战,因为我不可能永远不和我哥讲话,要是给个台阶我还不下,到时候要再说话多尴尬。

回酒店的路上碰见了大火,结果我们又蹲在路边看了好久。又是一道闪电劈下来击中了塔,塔好像要塌了。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看到消防车。

……

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有在冬天去过北方,也没见过雪。只是睡前看了一个游戏视频而已。冬日的俄罗斯郊区晚上,飘着雪花。醒来后琢磨了一会梦,分析梦的每个情节来源于哪里,分析完了抓起手机看了一眼,快 8 点了。

起床烧热水的时候瞄了一眼日期。又到 12 月了。好快。好像被时间推着走,不知不觉就年末了。有一阵子又焦虑又害怕,晚上频繁地梦见起雾,害怕得瞳孔发颤。最近倒是不梦见雾了,但时不时地还是做梦,还经常睡不醒。感觉又回到了 2018 年的某段时间。可能是房间采光不太行吧。闹钟响起的时候根本没来得及有一个“现在好困”的想法,就又睡过去了,直到 F 来喊我。

走神走得厉害,忘记了自己有没有开始烧水,伸手碰了一下热水壶,一瞬间分不清到底是有没有烧开,随即意识到是烫得都发冷了,立刻缩回手。现在我倒是想开了,焦虑也没什么用,有时候不要想着全部都要抓在手里,该丢掉就丢掉,不可能控制全部的。控制不了的后果也没那么严重。

All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