镜头:冒犯。

在拍专题片。要拍三个星期,现在进展到第二周,有点不知道怎么办。

到现在我还是没懂,到底要怎么跟被拍摄的对象沟通。同样的话首先就说服不了我自己,我不可能同意别人一直跟拍我,拍到我的日常生活,拍到我的家里人。我自己就是一个很重视隐私和边界的人,甚至是过分重视了。但拍纪录片专题片什么的,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主观的意愿,但实际上就是一直都在入侵别人的日常生活,一直在试图前进前进前进,能够把人剖开多少是多少,最好你整个人从心底完全暴露在镜头前,这样我们的片子就有内容了。

就像之前课上说的,采访对象不愿意回答,就继续问为什么不愿意回答,是不想出镜吗,给你打马赛克可以吗,不出镜只出声音可以吗,给你的声音特殊处理可以吗,可以给一个书面的回复吗,可以隐去身份引用你提供的信息吗。如果对方只是一开始说不要拍,但举起相机的时候没有强烈拒绝,那就继续。

我这么做,但是我心里还是一直觉得很冒犯。虽然意料之外,很多人的接受度还挺高的,但如果有人这么一步步地逼问我,我早就生气啦。

感觉好不尊重被摄者。我们的被摄者说不想拍家里,说想休息。还发朋友圈说在忙拍摄,我不知道他是表述问题还是真的觉得在演。因为他是聋哑人,感觉语法有时候和我们不一样。我觉得三个星期真的不够拍,还没真正熟起来呢。纪录片就是要堆时间啊……可是又要赶 due,所以想快点建立起信任,目的性好强喔,有种不是真的想了解你,只是为了片子快点了解你的感觉……而且他会怕我们拍太晚了辛苦,怕我们没拍到什么可以用的镜头,所以会特意安排什么事情做。我们也觉得很有负担。

和不了解的人说到拍摄的时候,有时候他们会对被摄者有一些揣测,比如他同意被拍是因为可以宣传一下自己,比如他不愿意被拍到家里是因为虚荣心。明明他什么也没做,甚至越接触会越觉得是个挺好的人。我就更郁闷了,感觉莫名其妙他就被人在背后说坏话了,如果不是我们在拍,是不是他就不会无端端被人这样猜想?

愿意把自己暴露在镜头前真的很勇敢。我反正不行。把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敞开来,想想就觉得害怕。甚至拍我的书桌我都觉得不太舒服,更不要说脆弱的一面。心里知道我的情绪是有正当性的,我不是矫情,暴露出来甚至会有善良的朋友愿意接受、安慰,但我也知道会有人会不理解、认为是敏感矫情,性格差,甚至觉得是在演、博关注。

我也无法面对自己脆弱的一面。我小时候,甚至写日记我也下意识地去美化自己,不一定把情绪的真实原因记录下来,因为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。现在我想诚实地面对自己,但也很难做到。诚实地面对自己就是会因为「小事」生气,诚实地面对自己就是在嫉妒别人,……诚实地面对一切脑子明白,但心里怎么都不肯承认的事情。

不喜欢拍纪录片。头疼。如果只有拍片子一件事也就算了,我又是实习又是秋招又是毕业论文的,心里记挂着好多事情,想哭都没时间哭。睡前想酝酿一下情绪哭一下,还没酝酿完就睡着了。还好今天把拟题报告给交了,稍微可以喘一口气。

如果每个人都把这个片子当作自己的事情也就算了,我会知道起码不止我自己可以压榨,但不是这样的呢。能压榨的只有几个人。我也不能要求别人为片子牺牲多少,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是吗,想要身心健康一点不要那么累又有什么错呢,没错,所以只能压榨自己和自己人。以前我也无法想象下了班还跑去拍片子,拍了一个地点已经晚上 10 点了居然还要去另一个地点拍到 12 点最后爬上床的时候 2 点。举着相机的时间太久了,现在手的耐力也好差,没多久就开始抖了,拍久一点第二天就手腕好酸,手臂也奇奇怪怪的。说好的练一练会比较好呢?估计是我发力不对吧。

其实我已经对做好作业毫无关心了,想拍好只是觉得不想对不起被摄者。去年拍的两个玩魔方的小朋友,他们的教练今年中秋还给我们寄月饼。收到的时候真是愧疚死了,我们的片子那么垃圾,为什么还记着我们呀?为什么我们的被摄者人都很好,我们却做得不好?我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,我们谁都不欠谁的最好了。我也知道他们都很善良,不会觉得我怎么样,但我还是觉得很负担。

想睡觉了。心里不用记挂任何事情的那种。

All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