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绑

周六去洗了牙。出趟校门不容易,所以在肯德基待了一天,晚上还去烫了个头发,非常自然,以至于室友根本没看出来:「烫哪里了??」,其实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蓬松了,有一点点卷。

洗完牙不能吃容易染色的咖啡、巧克力……所以在饿的时候对着寝室仅有的巧克力粉和 UCC 117 一筹莫展,好想吃好想吃,但是不可以。我之前买巧克力粉的初衷是,我吃固体的小零食很容易停不下来,一下子全部吃光,等快递的时间比吃完的时间还长,总觉得自己一次性摄入了过多糖分/钠/……,还特别费钱,液态的一杯过后往往就觉得饱了,不容易过量。

所谓好吃的不健康,健康的不好吃/吃起来麻烦。

在肯德基待了一天效率非常之高。为什么我高中的时候没想过去肯德基学习?图书馆位置多难抢啊……中午的时候肯德基被附近的中学生占领了,非常吵,吵得听不见具体在说什么,简直是完美的白噪音。Wi-Fi,插座,白噪音,早上 9 点多 10 点去也有很多位置,还不赶人,太完美了。总觉得在外面就会有心一直做正事,一旦回到寝室/家里,我下意识地吃完饭就开始觉得理所应当的要休息了,只想玩手机。

我现在可是越来越没耐心了,虽然一直都没有耐性,但愈发严重。感觉玩手机玩太多了。有时间的话,我一定要逼迫自己完完整整地看完新一集电视剧,节奏太慢也好,剧情太刺激了不敢看也好,都要硬着头皮看下去。完整感受一下剧中所有的情绪体验。

状态好确实可以拒绝碎片化娱乐,但有时候还是难以拒绝,比如当休息时间太少,不能看剧也不能出去走走,但是又不想做正事,那还能做什么?就只能碎片化了……

虽然休息确实是理所应当的。但是有些时候没办法啊。

最近渐渐意识到自己有时候太过执念了。一开始觉得自己抓住了好不容易听到的心里真正的愿望,一定要跟着它走,千万不要放弃妥协,所以抓得死死的,一万次和不同的人强调「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的人生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度过」。既想抓住这个,又还是被束缚着的时候,太多的责任丢过来,我就做不过来了。某天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头了,意识到后就觉得解绑了,松了一口气。为什么一定要呢?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要呢?人生那么长,世界那么大,干嘛把自己框死了呢,我还有无限可能嘛。

太想要做到什么事情了,即使这件事可能是好的,但是太想要了,想要到变成一种欲望,被欲望死死牵着走就不是什么好事了。以前听到「慢慢来会比较快」这句话,觉得虽然很治愈但只是鸡汤,现在遇到更多的人,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告诉我,慢慢来,没关系的。哇,现在终于觉得这是真的了。因为看到了真正冷静又游刃有余的人做事是什么样子的,「慢慢来也没关系」这种事好像终于变得现实了。

不过从大脑知道可以这么做没关系,到手头上真正掌握,估计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。

All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.